澳大利亚支持支出,以实现最大就业

观察 (24) 1个月前

澳大利亚公布了一项旨在推动经济过热的巨额支出预算,加入了美国和欧洲的行列,采取了财政货币政策,试图将失业率降至过去50年罕见的水平。

澳大利亚财长乔希˙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提出的2021-2022年财政蓝图,将正统的经济理论与明年面临选举的政府的政治需要结合起来。尽管截至2022年6月的12个月的预算赤字超出预期,达到GDP的5%,但在保守党现任总理支出如此自由的情况下,反对党工党(Labor party)仍在努力寻找一个叙事方案。

澳大利亚支持支出,以实现最大就业 (https://www.junhongjc.com/) 观察 第1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驻墨尔本策略师克里斯˙尼科尔(Chris Nicol)表示:“预算将继续推动从危机支持向增长复苏的过渡。”该计划“保持了财政法院的政策领导地位,同时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继续发出耐心的信号——两者的目标都是一个拥有更强劲就业、工资和通胀的‘热’经济。”

弗莱登伯格正在加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等国际同行的行列,加大支出,推动经济实现最大程度的就业。他的计划得到了澳大利亚央行创纪录低利率、收益率目标和债券购买计划的支持,这些计划旨在打破长期疲软的通胀。

政府在基础设施、老年保健以及家庭和企业的税收减免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但由于对铁矿石和失业率的预估非常保守,政府为稍后调高预算状况预留了一些回旋空间。

铁矿石、工作

财政部估计,到2022年3月底,铁矿石价格将从目前的每吨逾200美元回落至每吨55美元。它还预测2023年6月的失业率为4.75%,比澳大利亚央行的最新估计高出0.25个百分点。

英国财政大臣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周三在接受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elevision)采访时为上述预测进行了辩护。

“如果我们做出更大胆的假设,人们会指责我们做假账,”他表示。“我们一直保持着保守的姿态,这对确保我们有一个人们可以信任的预算很重要。”

预算承认大宗商品存在“上行风险”,因为行业联络人表示,铁矿石价格可能在较长时期内保持高位。“与此同时,中国以外钢铁生产的更强劲复苏,也可能为铁矿石和炼焦煤价格提供进一步支撑,”该公司表示。

彭博经济说…

“政府提议通过增加支出和减税将这笔意外之财重新投入经济。财政整顿的放缓为货币政策提供了额外的支持,但不足以加快央行退出刺激措施的步伐。”——詹姆斯·麦金太尔,经济学家

详情请点击这里

就在18个月前,保守党政府还在努力实现10年来的首次预算盈余,而现在政府转向大手笔支出,这是一个戏剧性的转变。当时,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拒绝了采取额外财政措施来支持相对疲弱的经济的呼吁。

本着这种精神,政府暂时搁置了对债务的担忧,反映出较低的借贷成本和比全球同行更好的起点。

预计明年6月净债务将达到GDP的34.2%,2025年6月达到接近1万亿澳元的峰值,占GDP的40.9%。预算文件显示,这大约是美国和英国的一半,日本的三分之一左右。

然而,到明年5月举行选举的道路却被迟缓的疫苗接种计划蒙上了阴影。该预算假设海外边境将保持关闭,直到明年年中,这意味着莫里森将争取连任,而该项目的推出仍在进行中。

预算拨款21亿澳元用于支持航空、旅游、艺术和国际教育提供者,这反映了旅游业和教育又一年的困难。

在弗莱登伯格的财政蓝图中,其他关键支出项目包括:

延长减税78亿美元年收入AustraliansA 207亿美元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扩展一个临时项目费用化和亏损抵前的资产收购的公司已经支持反弹机械设备investmentA公路、铁路项目152亿美元的新承诺澳大利亚投资177亿美元用于就业密集型老年护理部门;19亿美元用于Covid-19疫苗接种战略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安德鲁˙博亚克(Andrew Boak)认为,政府应该试图更快地降低失业率。他将此与美国进行了对比,美国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实现充分就业。

“问题是预算是否真的足够雄心勃勃,”他说。“根据财政部自己的预测,在通胀低于预期、工资增长超低的情况下,他们从现在起的两年多内都无法实现充分就业。”

不过,三家主要信用评级机构仍对该预算表示欢迎,重申了澳大利亚的AAA评级。

前路未卜

澳大利亚与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出现螺旋式下滑,给澳大利亚成功应对疫情的经济蒙上了阴影。上周,中国宣布暂停两国部长级经济对话,而澳大利亚正在考虑是否迫使一家中国公司向澳大利亚和美国军方使用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港口出售租约。

预算文件几乎不加掩饰地承认了这种威胁。“持续的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进一步贸易行动的可能性继续对澳大利亚出口前景构成风险,”他们说。

在拜登(Joe Biden)总统的领导下,发达国家已经达成共识,政府也面临着加大努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压力。

预算反应是有限的。该公司计划投资16亿澳元优先开发清洁能源技术。

影子国库部长吉姆·查默斯(Jim Chalmers)周三在接受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elevision)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可以利用更清洁、更廉价的能源,实现经济多元化。”复苏“受到很多不确定性的制约——与中国的关系是其中之一,但短期内疫苗的推广比“可比国家”要慢。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但美国国内经济似乎将迎来强劲增长,财政部预测本历年GDP将增长5.25%,2022年将降至2.75%。从历史上看,澳大利亚选民会奖励那些表现出强大经济管理能力的政府。

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政治分析人士吉尔˙谢帕德(Jill Sheppard)表示,该预算在政治上是有利的,如果莫里森政府想在明年的选举中落败,就必须在很多方面出问题。

周三,她在接受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elevision)采访时说,该预算“让反对党工党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攻击政府的地方”。“债务和赤字已经不再是今天的常态——我们看到选民不再像过去那样担心这一点。”